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企业文化
 
员工风采
文化建设
经验交流
 
 
  员工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员工风采
施工现场的拍照与摄影感受
更新时间:2016-08-08 10:22:39    录入:xw    点击:860次

陕西被称为是个文学大省,这是有一定的渊源的。

当年柳青写《创业史》时为了体验生活,就在长安县蹲点挂职,他每天大部分时间就是骑着自行车走乡串村,找各种人聊天,其实就是为了搜集写作素材。今年刚刚走人了的原下陈忠实,写《白鹿原》前也是多年的农村生活底蕴还不够,住招待所去查阅蓝田长安县的县志,抄笔记了几个月的时间,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小说创作,作者都必须亲力亲为之后才能下笔如神,比如金庸就不会武功呀。

搞文学创作的人大部分都具备一定的经历和丰富的阅历,那样写出来的东西才会贴近生活,读起来才生动。

但是(这个转折词很重要),如果真那样的话,《金瓶梅》要是按照这个逻辑去采风体验生活,那这本书还没写完,兰陵先生就会嫖死在古色的红灯院了。

人们过去把作家叫“爬格子”的,意思就是作家的生活是靠文字一点一点给码起来的。我倒是觉得这爬格子跟我们修铁路桥梁的高空作业差球不多,不佩戴安全带安全帽的时候,搞不好就把自己给摔下来了。

我个人认为搞文学创作,一定要把真实和虚拟的东西先揉到一起,然后再用自己的感悟和语言特色进行文学艺术的加工,这样可读性才强。

作为读者呢,要理解作者创作的艰辛和出发点,因为有时脑力劳动所付出的代价并不亚于耕地扛大个农具的体力劳动,

还是土鳖阎锡山说的实在:“所谓宣传,就是把别人说得一无是处,自己完美无缺,让大家都认为咱们好,别人不好!”我们历来的宣传文章汇报材料估计大约都是按照阎锡山的指示办的。 哈哈哈。

“泡菜理论”告诉我们,泡菜是在长期的浸泡浸润中形成的,泡菜的味道往往取决于泡菜水的味道,泡菜的质量关键在于泡菜水的质量,调制好泡菜水对于泡菜起着重要的作用。由此,联想到了我们的工作环境和氛围。人们工作的环境和氛围,就好比这泡菜水;营造良好的工作环境和氛围,就如同调制好这泡菜水。

写最适合自己的题材:写作环境,写作时间。 黄狗是黄狗的叫法,黑狗是黑狗的叫法,我们是什么本色,就写什么样的生活。

以文字叙述自己的生活,文字上升为文学。会写字的人很多,能写文章的少点,能冠之与“家”的少之又少。同理,拿起相机喀嚓谁都会,把图片做为语言“写”出点东西的少点,能写得出又让别人读得懂感同身受的就更少了。

一位作家说,故事可能编但生活不能编,高手是把复杂的事写简单了,初作者往往易把文章写长了。真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啊,那就叫艺术。

我最大的爱好就是施工中的拍照、旅游时的摄影,属于边走边拍的人;基本是抓住机会就按动快门、有空闲时间就写作的人,无论是写施工方案还是写博几乎成为我经常必须完成的作业,稍微偷懒就感觉自己不是一个好学生,几天不写就会寝食不安。也只有在写作的时候才显得最安静,思想最集中,当逻辑思维语言变成文字的时候也是我最快乐的时刻。将用一生,愿为土木工程增添一片绿叶,虽不起眼,却是一抹生机盎然的绿色,虽然不惊天动地,但也已经给华夏大地建成了很多的铁路、公路的风景线。且将初心趁年华,诗与远方在路上。

我喜欢摄影,但只爱拍施工场景,不喜欢对着人照个没完没了,当然遇到美女、潮哥啥的还是不自由自主地偷拍几张的,出去转时也会拍几张风景,不是已经有人说过的最美的风景在路上。因为景色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持一种态度,不管你什么时候什么季节去进寺庙、绕佛塔,它都会端庄的坐落在那里迎接你。而人是会随着心情的变化面对你的镜头,当你在全神贯注欣赏她,并捕捉他(她)刹那间美丽的时候,他(她)心里也许正在骂你:瓜皮,还不赶紧按快门!

这是2013年拍摄的宝兰客专的路基骨架施工场景。这位民工老哥转过头看着我拍照。估计心里说:快照呀,我还要干活呢,老板胡巴皮的在远处看着呢,哈哈哈。


有人说如今的民工是从无能到万能了,到了修铁路的工地,啥活都可以干的,但这二位还是干着在老家拿手的抡洋镐,还很卖力的。

不努力的男人只有两种结果,抽不完的低档烟和干不完的体力活 ------。

检查的管理人员站在高处看,民工爬在坡上干,扬起头估计会说:你们站着说话不腰疼吧?

在我们外出拍摄时,同样一处景色,选择的测光点不同,出来的效果也不一样。如同和一个人在一起,即使她坐在你的对面,假如你不用心去看她,也会感觉到她模模糊糊离你很远。但是在思念一个人的时候,即使很久不见,可你还是能清晰的记住她每一个瞬间的表情,因为那是你用心在和她对焦。

就像我拍的这两张天水火车站的照片,清晰亦美,朦胧亦美。就看怎么去感受了,10年后又来天水修铁路了,不变的是老模样。

最近梁实秋的这段话很流行,我也很喜欢: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你。

天水火车站还是几十年不变的老样子,再过几年客专通了,也将会下岗萧条了的。

对面的麦积大酒店一楼有个马家牛肉面馆、还有花园酒店的二楼餐厅,10年前修宝天铁路时很熟悉的建筑景观。


“像”这个字的一层含义是“画像、塑像”,另一层含义可以理解为“相似”。在这里用摄影的手段去复制另外一件“复制品”,在我们探求摄影真实性的道路上,也许可以获得一些不同的答案。

耸立在火车站广场的花牛苹果宣传雕塑,被我一不小心就拍出了珍珠光。天水有名的花牛苹果,但我今年吃了一个,太面了,还是像天水白娃娃那种红二团脸蛋的富士苹果甜脆呀。

2001年到2003年在天水修的宝天二线铁路,一晃就十年过去了。虽说你我没有生活在同一座城市,可每天还在关心这里、那里的天气。其实千里之外刮风下雨丝毫不会影响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只是关心那个人穿秋裤了吗?吃饭还是在胡凑合吗?晚上是不是又没洗脚就上床了?哈哈哈。 

秋天是很美的季节,如果加上思念这味调料,那就是五味陈杂了,要不,还是来天水吃苹果吧。还是都去村长家吧?

有人说的: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大自然给予人们赏心悦目的风景,同时人们也在装点着画面。美需要观众,精彩需要迎合,再美的景色如果孤芳自赏,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落落寡欢。试想一下,德云社和刘老根大舞台如果没有观众和粉丝,那他们能走多远呢?

那天,在工地旁边,看到地里种着的萝卜包菜,我想着的是中午饭是用柴火在一口破锅里熬制的今年新磨的玉米粥,几样菜也全是农家地里现拔的蔬菜,我就很想去走进村里,我又再特地叮咛老太太的儿媳妇炒菜时少油少盐。我把浆水菜拌到滚烫的玉米粥里,然后就着碗边一吸溜,那叫个香啊!

土坎上农户家里冒起了炊烟,土墙厦子房。 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写照:村庄山岗上,砖房错落间。牛羊时出没,猪狗偶相还。古树犹苍翠,新桥呈绿颜。误入农家去,房门竟不关。在哪里?

土坎下的槐树又发了新枝,同样的风景,站在同样的位置,每一个人看到的却不一样。

那天在工地便道上遇到个满脸稚气的小伙子,我问他多大了?小伙子回答22岁了。我又问他都这么大了,还上学吗?有女朋友吗?小伙子说初中毕业就不上学了,女朋友还没有。我说既然不上学了那还不抓紧找媳妇啊,早点结婚生个牛牛娃,再放羊种苹果呀。你村的村长是不是娃就多滴很???小伙子说额大(我爸)就当的村长。

啊呀,这么巧,我们一车人无语。 (许宝全)



 
 
Copyright © 2013 中铁二十五局集团西北分公司 版权所有

建站/推广/维护/安全:西安利友科技 陕ICP备11012247号